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越剧舞台的新生面:评现代戏《山海情深》
2020年11月19日 10:47

  【导读】2020年是坚决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的收官之年。上海越剧院最新创排的现代戏《山海情深》以脱贫攻坚为题材,寻找越剧与当代题材的契合点,开掘角度独特新颖,兼具哲理思考与深情表达,入选上海市“建党百年”“全面小康”主题首批重点文艺创作项目,是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委约剧目。

  日前,该剧先后参加了“全国脱贫攻坚题材舞台艺术优秀剧目展演”及“艺起前行——优秀新创舞台作品展演”,引发业内外的关注。我们在此刊发京沪两地专家的评论文章,以此为契机,希望更多的文艺院团投入到重大题材的创作中。


  这是一出不写爱情却充满情与爱的越剧,这是一台上海大都市的当代风貌与贵州苗族的浓郁风情融合一体的音乐越剧,这是一部越味十足却又时尚靓丽的现代越剧——上海越剧院在第七个全国扶贫日首度上演的越剧《山海情深》给观众呈现的是这样一派新的面貌。

  《山海情深》以上海与贵州对口支援扶贫的生活实际为题材。然而主创有自己独特的思考与追求,全剧的中心不在写开发与扶贫的过程,而在于抒写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渴求,以及在脱贫过程中人们的关系和情感的变化。扶贫不只是解决物质的问题,更需要物质丰富条件下的家庭美满,亲人团聚。基于此,剧本主要写了两组人物关系:上海扶贫干部蒋大海与志愿到贵州开发竹编技术的设计师女儿蒋蔚因误解而情感对立到重续亲情;竹编社社长苗族贤惠媳妇应花与“恶婆婆”龙阿婆的特殊矛盾。

  为了脱贫,苗寨的男劳力都进城打工去了,应花和姐妹们为创造美好生活,在蒋蔚的帮助下准备恢复竹编社。龙阿婆希望应花到城里和根强一起生活,而应花为了照顾失明的婆婆不愿离开。出于无奈,龙阿婆对应花恶语相向,想以此逼应花进城。而应花对婆婆的苦心并不了解。在蒋大海向龙阿婆展示扶贫种种措施带来的变化以及竹编工艺新开发会吸引部分男劳力回乡创业的前景后,龙阿婆终于道出内心苦衷,应花深受感动。这些戏份部分触及到了农村脱贫过程中的深层次社会问题,有其深度,有其特色,也有其情感力量。而蒋大海父女的矛盾则显示了扶贫工作者的情怀。蒋大海在贵州扶贫三年,因在深山搭救坠崖的龙阿婆,没有接到妻子车祸身亡的电话,未能及时回上海,女儿不知内情,以为父亲只顾政绩不顾亲人而心生怨恨。父女的隔阂在蒋蔚深入到苗寨开发竹编工艺的过程中得知了真情后终于化解,父女同心,协力扶贫,割不断的亲情在远离上海的苗寨有了新的升华。《山海情深》这两组人物关系的展开都是人物情感起伏变化的轨迹,虽然全剧没有越剧最擅长的爱情故事,然而剧中的婆媳情、父女情、姐妹情、民族情,一样动人心脾。而情浓处又渗透着作者对扶贫中一些攸关民生的深层次问题的关注,从而给人以更多的回味与体验。

  作为一部原创的越剧现代戏,《山海情深》的主创以及上海越剧院对现实题材的当代表达方式是有想法的。革新是越剧发展史的一个关键词,上世纪40年代开始的越剧改革,即艺术创新,是越剧走向全盛的根本动力。创新成功的关键是越剧的核心特色是否得以保持和发挥,新创的艺术元素与剧情是否有机融合。《山海情深》写的是上海与贵州的对口连线,所以当代都市的时尚与苗岭的风情很自然地成为了舞台视听形象的基点。戏一开场,钢琴与芦笙同时出现在舞台两侧。钢琴的现代节奏带出了蒋蔚在上海看到苗族竹编工艺品展览的惊喜;随后,芦笙的悠扬旋律带出了蒋蔚来到贵州加入苗家新米节的热烈。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新加入的音乐元素与人物的越剧曲调毫无违和地融合到了一起,给人以崭新的美感。这个戏的唱腔设计坚持越剧娓娓动听、柔美抒情的特色,主要角色的流派风格得到充分发挥。男主角蒋大海的扮演者许杰原工陆派,此次改唱范派,增强了唱腔的力度与厚度;扮演应花的方亚芬的袁派唱来一如既往的婉转醇厚,尤其是她向蒋蔚和婆婆倾诉心声的两大段唱,声随心动,音伴情起,听来就是心曲的自然吐露,深沉动人。此外,饰演蒋蔚的樊婷婷的金派唱腔和饰演龙阿婆的蔡燕以张派为主融合吴派乃至袁派的唱腔也都韵味十足,声情并茂。所以这个戏的音乐形象的主体是地道的越剧,同时又有着鲜明的时代感,浓郁的地域特色,因而呈现出新的风格。

  《山海情深》舞台视觉形象的创造是全剧的一大亮点。大幕拉开,蒋蔚手指划过虚拟的荧屏,苗家竹编工艺品的图像逐一显现,当代都市生活的气象扑面而来。她来到苗寨,苗家女儿过节穿戴的银饰绣裙和她们的民族歌舞是一个令人目不暇接的场面。等到应花她们到上海参加竹编工艺的培训一场,都市与苗寨的风情合成了一体,一群苗家女子身穿兼有城市风格衬衣与苗家风格短裙的服装,在以竹子为意象的写意背景下,手持电脑在座椅上舞动。其调度,其造型,其律动,宛如音乐剧的画面,又满是女子越剧的感觉,给人耳目一新的印象。在全剧结尾处,竹编工艺开发取得成功,竹编服装发布隆重亮相于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展览厅,苗家女儿身穿各色盛装,款款穿行于舞台,真是花团锦簇,靓丽非凡,从而把全剧的气氛带向了最高潮。

  由于《山海情深》是在较短时间里完成的原创新作,它自然也有需要完善提高之处。从文本而言,蒋大海蒋蔚父女矛盾的分寸把握,蒋大海对亡妻的伤心与自责,对女儿误解的痛苦担心,都可以进一步挖掘与表达。戏的二度创作与处理很新很美,总体上是合适的,但有些局部的掌握似可斟酌,要考虑如何与剧情更有机地结合。好戏都是反复锤炼出来的。相信经过剧组艺术家们精益求精的加工打造,《山海情深》一定会以更新更美的面貌给观众更多的惊喜和审美的满足。

来源:文汇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