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中国科幻如何从“寂寞的伏兵”走入大众生活
2017年12月07日 10:07

  

  “科幻更像是当代文学的一支寂寞的伏兵,在少有人关心的荒野上默默地埋伏着,也许某一天,在时机到来的时候,会斜刺里杀出几员猛将,从此改天换地。但也可能在荒野上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最后自生自灭,将来的人会在这里找到一件未完成的神秘兵器,而锻造和挥舞过这把兵器的人们则被遗忘。”这是科幻作家飞氘在7年前的“新世纪十年文学”国际研讨会上的评价。作为从西方舶来的文学类型,科幻小说在中国的创作与阅读长期以来像是游离于主流文学之外的一支“寂寞的伏兵”,边缘且小众。然而,随着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接连取得突破性成果,许多过去只有科幻迷才会关心的话题迅速进入普通百姓的生活,刘慈欣《三体》等标志性作品的出现,也正如飞氘所说的“猛将”,将科幻带向更广阔的读者群体。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近日推出《<三体>的X种读法》《科幻中的中国历史》及《寂寞的伏兵:当代中国科幻短篇精选》,从三个不同角度勾勒出中国科幻小说的缤纷图景。三本书的编者李广益、陈颀、宝树、夏笳,或为科幻作者,或为科幻研究者,或二者兼备,合力为读者描摹出科幻中国的三重镜像。

  《三体》的X种读法:文本与阐释互为刺激的想象空间

  

  从《三体》开始,科幻小说不再是“小众的大众文学”,开始走出科幻圈,走进更多读者包括许多非科幻迷的视野。在《<三体>的X种读法》中,编者李广益、陈颀谈到,文学研究界首先意识到《三体》系列在文学叙事方面所带来的新质与巨大变革,并由此引发中国科幻文学的兴盛。例如,王德威教授2011年的北大演讲以“从鲁迅到刘慈欣”为题,足见其批评家的见识与智者的远见。随后,从事天文、物理、航天、生物研究的诸多科学家也对《三体》津津乐道,甚至衍生出了《<三体>中的物理学》之类的科普著作。就“《三体》热”而言,编者观察到:作为一部小说,读者对《三体》的阐释与言说早已超越了文学的边界,激起了多学科、多领域学者的广泛关注和兴趣。《三体》系列,不仅仅“将中国的科幻创造推到了一个新高度”,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文化现象”,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IP”。

  《<三体>的X种读法》选编的文章,既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既有学者和专门研究,也有来自媒体和读者的,甚至也包括一篇同人小说。这些各有特色,甚至彼此矛盾的文字,作为《三体》的伴随文本,打破了《三体》封闭的、静态的文本形态,将文本与广阔的文化背景联系起来,拓展着《三体》原本的意义空间。

  科幻中的中国历史:激活历史想象的多重可能

  

  《科幻中的中国历史》是一部侧重于观照历史、回返历史的中国科幻小说集,它的重点不是对未来的展望,而是对历史的重新发现。编者宝树认为,“不同的历史科幻都构成了对历史的解构和重构,在其中历史并非已完成的、不可改变的存在,而在自身中就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历史科幻正是希望在古今冲撞的合力中,激活历史想象的更多可能。

  为此,宝树选择了11篇科幻小说,并将历史科幻大体分为三种主要类型,一是“秘史”,即以科幻元素来对历史做新的诠释,揭示出其中隐秘,利用科幻与历史的结合,共同创造一个奇异的世界。如选入的《长平血》(姜云生)、《三国献面记》(宝树)、《晋阳三尺雪》(张冉)和《永夏之梦》(夏笳),也有千姿百态的“科幻秘史”如《飞升》(钱莉芳);二是“别史”,在中国科幻作者中,这类写作很大一部分围绕着现代化的焦虑而展开,如刘慈欣的《西洋》;最后一种特殊的历史科幻是历史经验的全然错乱和碎片,宝树将它命名为“错史”,如《一九三八年上海记忆》(韩松)、《一览众山小》(飞氘)、《征服者》(阿缺)。

  寂寞的伏兵:对近三十年来中国科幻小说的集中检阅

  

  《寂寞的伏兵:中国当代科幻短篇精选》编者夏笳总结,科幻最迷人之处,或许正来自于现实与梦之间的张力。具体到中国科幻,这种张力变得格外明显。“中国”与“科幻”这两个词组被放置在一起时,本身就会让人联想起一系列二元对立: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神话与科学、气功与光剑、黄土地与大都会……在当代中国科幻作家走向世界的过程中,以怎样的方式表达出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注和思考,又携带和讲述了怎样的“中国故事”?这些问题不仅令其他国家的读者好奇,也值得每一位当代中国人去关注和思考。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夏笳从中国本土“新生代”与“更新代”作者中,精选出13 篇代表性作品,完成了对中国科幻短篇小说的集中检阅。每篇作品之后均附有评论,以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作品的创作背景与历史语境,勾勒出中国科幻在过去近30年中走过的道路和形成的版图。

来源:上观新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