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曲艺评论,从“缺席”到“到位”
2013年11月21日 10:47

image


    上海曲艺近年来在演出和创作上不断寻求突破,在上海曲协的倡导和帮助下,各曲艺表演团体注重曲艺小节目的编创和演出,曲协的品牌活动“曲苑芬芳”和“创作笔会”更是年年举行,并深受曲协会员的欢迎和好评。曲目质量和文本创作水平不断提高,但上海曲艺评论却长期成为上海曲艺的一块短板,上海曲艺创作长期缺少评论的伴随和引领。

  有人戏言:上海的滑稽和曲艺评论,只有七个字,就是滑稽泰斗杨华生生前的名言:“滑稽要居安思危。”客观说上海曲艺评论还是不甘寂寞,不甘缺席的,也出现了一些不错的评论和观点,但真正能像杨华生“滑稽要居安思危”这种警句式评论所带来的震撼和思考的,确实不多。回顾我们近年来读过的一些滑稽、曲艺的评论,无论是深刻性和前瞻性,与杨华生这句话相比,无出其右者。

  “滑稽要居安思危”现在听来都觉得振聋发聩的警句,在当初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杨华生此话出自80年代初,正是滑稽艺术复苏不久,在苏浙沪一带红火的时候,滑稽戏和曲艺专场的票子常常是一票难求,是滑稽、曲艺“衣食无忧”的时代,所以杨华生的话并没有引起滑稽、曲艺从业者的重视。大家都沐浴在春光里,没有人感觉到秋冬正在逼近。

  直到10年后,滑稽、曲艺优秀剧目、曲目减少,艺术人才后继乏人,社会美誉度下降,票房朝南坐变成朝北坐,此时猛然发现杨华生说的“滑稽要居安思危”之危已经变成现实。再过10年,当杨华生辗转病榻时人们才感觉到滑稽不仅要居安思危,而且是到了要“居危思危”的时候了。

  为什么一个迟暮老人这样睿智的预警,在他生前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即便是泰斗级的人物,孤独呼喊,仍旧会显得力薄声单。曲艺评论在它该大声疾呼“狼快来了”的时候,却没有发声或虽然发声而声音微弱。

  曲艺评论应该是最清醒的曲艺艺术的审视和观察,它不仅要为曲艺作品鸣锣开道,还要为曲艺创作开方诊疗,更要为曲艺的健康发展提出预警和忠告。

  如何让曲艺评论由缺席转为到位?我对曲艺评论的建设提五点粗浅建议:

  曲艺评论观念要平民平民再平民。和一般的文艺评论相比,曲艺评论首先要明确写给谁看,我觉得曲艺评论的首位对象是曲艺爱好者,曲艺评论要引导曲艺观众正确欣赏曲艺节目,就必须从观众现状出发,鉴于曲艺观众的整体文化状况,曲艺评论必须很通俗,说观众听得懂的话,切忌高台教化。只有在观众看得懂的前提下曲艺评论才能发挥它的效应。

  曲艺评论篇幅要短小短小再短小。曲艺在滑稽界俗称“小节目”,与之相对应的曲艺评论应坚持小评论的特色,千字文,百字篇,一事一议,一曲一论,不必洋洋洒洒生发开去。如杨华生的“滑稽要居安思危”,仅七字,但却令人深思和振聋发聩。

  曲艺评论文风要活泼活泼再活泼。曲艺作品大多活泼幽默,我们的曲艺评论也同样要生动活泼,语言有趣,言之有物。我们的曲艺评论如果写得语言呆板,正襟危坐,或四平八稳,言之无物,不但观众不愿接受,就是曲艺工作者也不愿接受。

  曲艺评论速度要快捷快捷再快捷。曲艺节目大多应时而生,同时更新速度也比较快,与社会、时代脉搏同时跳跃。如当年黄永生的《古彩戏法》,就是在粉碎“四人帮”硝烟未散之际迅速诞生的,所以共鸣强烈,广为传唱,家喻户晓。同样曲艺评论的脚步必须时时跟得上曲艺创作和演出的步伐,不能等某个曲艺作品成为明日黄花了才去评论,意义就不大了。比如,近10年来黄永生的上海说唱都是“一字韵”的一唱到底的作品,如“山”、“人”、“桥”、“门”等,故事型的上海说唱,如《热心人》《人民售票员》《买药》几近绝迹。这是为什么?这两类作品的特点和优缺点在哪里?都是需要曲艺评论来诠释和解惑的。

  曲艺评论队伍要扩大扩大再扩大。上海的曲艺评论队伍与创作、演出队伍相比,人员太少,除了搞曲艺理论的同志要发挥主力军的作用之外,还要加强年轻评论工作者的培养;同时要鼓励作者、演员以及演出团体管理者都参与到曲艺评论中来;《上海曲协通迅》可开辟千字评论专栏;曲协官方微博可推出百字微博评论;在曲协会员中建立微信评论群等,通过网络自媒体来弥补曲艺评论发表园地不足的现状。

  热忱期待曲艺创作和曲艺评论的比翼双飞!(作者系上海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
来源:文学报 作者:葛明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