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成为职业演员一年了,请观众为27位上海沪剧院最年轻一代打分
2019年07月12日 12:15

  《玉蜻蜓》《星星之火》《大雷雨》《芦荡火种》……7月12日、14日上海沪剧院2013级青年演员团一周年汇报演出在兰心大戏院举行,27位年轻人在舞台上一展所长。一年前的7月,也是在这个舞台,“沪苑新声”2013级沪剧表演班毕业汇报演出举行。时隔一年,经历舞台摸爬滚打,他们对剧目与表演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两场演出,李秉儒分别有《杨乃武与小白菜·探监写状》与《大雷雨·花园会》两出戏。在戏校时,李秉儒学过《杨乃武与小白菜》,“现在回想,那时演戏停留于模仿阶段,老师叫我走到哪里,我就走到哪里。为什么要走?角色心理活动是什么?我在这一年才开始慢慢领悟。”谈起戏,李秉儒滔滔不绝,“《杨乃武与小白菜》有两场密室相会戏,杨乃武情绪截然不同:入狱一年他与姐姐相遇,心里充满着仇恨;入狱三年再遇小白菜,他已经看淡了一切。”上次演《大雷雨》,李秉儒饰演生性懦弱的马惠卿,这次汇报演出他变成表弟梁世英,“梁世英不像杨乃武般成竹在胸,挺难演,我得把情绪再撸一遍。”

  去年7月11日,“沪苑新声”2013级沪剧表演班毕业汇报演出启幕,刚刚进入上海沪剧院的新人演员首次挑战完整版大戏《陆雅臣卖娘子》与《借黄糠》。导演于建福曾说:“他们很勤奋,每次排练,很多学生笔记本不离身。”时隔一年,青年人们不仅用笔记本,更多了自己的思考。来自江苏昆山的王涵馨这次依旧饰演《借黄糠》里的花娘子,唱沪剧前,她曾经学过六年昆曲。从楚楚可怜的花旦到坏女人,角色变化令王涵馨很过瘾,“好好练,希望有机会挑梁演大戏。”谈起泼辣奸刁的花娘子,王涵馨直言,“一年前演时我放不开,一直对自己不满意。现在我发现花娘子真的很有意思,能够开拓多元化的表演空间。”一年舞台让王涵馨深感时间变得宝贵,“做学生时像小孩,时间太多了,可以慢慢成长;当我真的成为演员,发现有太多不足需要完善,恨不得时间再多一些。”

  2013年,上海沪剧院携手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进行新中国成立以来第7次沪剧演员招生。沪剧院奔走四方,广觅生源,从上海、江苏、浙江、江西、安徽、山东、湖南、甘肃等地共招收了27名学生作为定向培养对象,5年中,沪剧院和戏校的诸多名家师长不辞辛劳,不计名利,为学生们的培养投入了极大的心血。2013级沪剧表演班先后参加上海沪剧院2017迎新春沪剧经典交响演唱会、2018沪剧经典音乐剧场《家·瑞珏》、原创大型沪剧《敦煌女儿》等。去年7月,他们正式从戏校毕业,进入上海沪剧院继续深造,并组建2013级青年演员团。

  青年团团长吴争光表示,一年里除了舞台实践,沪剧院也没有忽视这群二十岁上下年轻人的基本功训练,从上海昆剧团请老师教台步、圆场、把子功,请韩玉敏、舒悦等沪剧前辈说戏教唱。王涵馨获益匪浅,“昆山离上海近,大家都觉得方言天然有优势,其实真唱起戏,依旧有不少口音需要老师一一矫正。”李秉儒的奶奶、父亲、姑姑都是沪剧迷,想当飞行员的他而今成为演员,“我希望既能继承传统,又有自己的创新,能够留住老戏迷,又能吸引对戏曲了解不多的同龄人,成为邵滨孙那样的演员。”

  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表示,2006级青年演员团当时沪剧演员青黄不接的燃眉之急,经过9年舞台锤炼,洪豆豆、钱莹、丁叶波、金世杰等已经崭露头角。2013级青年演员团有更充裕时间打磨,意味着更严格筛选,27个学生不可能都成为名角。舞台残酷,观众不会问演员流了多少汗水,只看他的场上表现。“氛围不一样,选拔途径不一样,没有任何可以骄傲自满的地方。”随着一批学生毕业,新一批学生该从哪里找,正摆上议事日程,“这几年沪语训练营、儿童戏曲比赛长足发展,及早锁定潜力新人,择优录取,这是未来的希望。”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诸葛漪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