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舞台剧《资本·论》引发思考:做好戏,需要钱吗?不需要吗?
2018年04月16日 10:58

  

  图说:《资本·论》首演于上海美琪大戏院官方图

  前两天,何念正在四处宣传,自己曾经的经典话剧《21克拉》的电影版即将上映,一边与饮食男女探讨,金钱与爱情孰轻孰重;一边攒聚人气,期待票房。

  13日晚,他又带着全新改版舞台剧《资本·论》首演于上海美琪大戏院。主人公欲打造“戏剧帝国”,醉心资本,最终站在高高的钱堆上,望着远离的艺术象牙塔,这让作者和看客又在纠结,“做好戏,需要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

  

  图说:剧中,一个演员由于“钱”而“罢演”官方图

  贪婪,是贬义词吗?

  “贪婪是贬义词吗?贪婪是源源不断的动力”“金钱就是一种游戏”“一个平静的海面无法造就一个好的水手”……昨晚,《资本·论》里的台词,从美琪大戏院的舞台上传来,绕梁三日,回味无穷。

  究竟,贪婪是不是贬义词?《资本·论》里的主人公展示了一段人生,值得玩味。一个演员由于“钱”而“罢演”,转而开始了他的“戏剧帝国”梦想,他找观众融资、让观众不仅仅看剧更参与到“票房分红”,他又找到“投资人”投资,与他一起来创造这个“戏剧帝国”。资本由500万、到1000万、最后到2个亿、10个亿,他开始了自己的“资本”之路。最终,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经过各种滑稽的模式,使得观众“既看不到演出,又要拼命鼓掌”……贪婪,成全了他的金钱梦,却让他回眸之际,已然找不到来时的路,怅然若失……

  从2010年首演至今,“每一次的结局导演都在调整,有时候会让主人公在金钱与梦想中迷失,有时候会让他回归初心。”该剧的编剧喻荣军说。当初,喻荣军写下这个故事,也是源于现实的纠结。那段时间,正好有人找到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愿意投资他们上市,资方挥舞着支票,大谈未来的构想,置艺术与梦想于不顾。“最后,大家也看到了我们话剧人的选择,还是坚守了梦想。”

  “资本时代的来临,虽然人性决定我们无法回避资本追逐剩余价值的贪欲本性,但是做资本的奴隶还是资本的主人,选择权在于人类自身。我认为我们有责任提出问题,我们戏剧艺术能给人带来什么?”出品人杨绍林说,

  “这次的版本的结局,何念选择让他不忘初心。”喻荣军说。

  

  图说:导演何念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创作人”官方图

  拜金,不一定幸福?

  说到何念,他算是把话剧与商业结合的非常好的话剧导演了。姚晨演过他导演的《杜拉拉》,黄渤演过他的《疯狂的疯狂》,雷佳音、何炅、谢娜都曾在他的话剧中出演角色……包括《资本·论》的首演,也是和徐峥合作。“我发现,有追求的演员,都渴望在舞台上证明自己。”何念说。好的演员,身在名利场,心中总有一片净土,渴望回归。

  和上述的何念经典一样,《资本·论》中,何念依然把许多新元素、新点子和时下最热门的话题不断加入剧本,尽管主题有些沉重,何念还是“希望自己的戏能够让观众在一种轻松的状态下欣赏,看戏的过程中不要有压力;但看完可以在剧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不会笑过就算。”

  显然,《资本·论》故事里一定有何念的影子。只是将网络热点带上舞台,何念不满足,他更愿意成为热点,将流量变现。最近,何念宣布,4月20日,他的电影《21克拉》即将上映,这也是他作为电影导演的处女作。《21克拉》原版话剧也是何念打造的经典,讲述了“极致型破产拜金女”刘买买遇到“非典型经济适用男”王抠抠后发生的啼笑皆非的故事——和《资本·论》相似,只不过讨论的是金钱与爱情的关系,何念想告诉大家的是“拜金并不一定幸福”。

  “关于物质,我希望大家不要把它看得太重。”何念在电影宣传时说。可是,在动辄以亿为计量单位的电影圈,他在男主角上选择了情怀——启用了大学同学郭京飞;在女主角上选择了市场——在年轻人热度极高的迪丽热巴。不过,何念解释说他们和热巴签约时,她还没有这么红。

  如今,何念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创作人”。何念说:“金钱与舞台梦想之间,我也在找平衡。无论是影视还是舞台剧,我一直在寻找一种最佳的方式,传递我的思想。”

  金钱与舞台的天平上,何念说:“去年,我在排(话剧)《原野》之前,有一部电影来找我,但我选择了《原野》。如果是像从前的那些话剧《鹿鼎记》这些,我可能会选择去拍电影,但《原野》这种经典,我从没有尝试过,所以拒绝了那部电影。”

  有人说,“我抱起砖头就没法抱你,放下砖头就没法养你!”尽管纠结,何念还是让《资本·论》的结局,回归初心。

来源:新民晚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