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一个流量小生的舞台梦
2017年12月07日 10:11

  

  如果我不演,可能永远明白不了这个戏

  11月初结束历史正剧《霍去病》,明年1月开拍网络IP小说改编《庆余年》,中间有两个半月空档,张若昀选择出演林兆华导演的话剧《三姐妹·等待戈多》,这是一个既时髦又不太时髦的决定。演技话题正热,有什么比和中国最著名的话剧导演合作,扮演一个濮存昕曾经扮演过的角色更能证明自己?

  风险同样显而易见,《三姐妹·等待戈多》曾经不受市场青睐。19年前,《中国戏剧》评论该剧“怎么也唤不起热烈的剧场效应”,《上海戏剧》文章标题更是直接给林兆华扣上“票房毒药”的帽子。

  

  林兆华

  林兆华在一组演员照片中圈中了张若昀,他回忆选角经过,听上去非常简单,“见了面瞎聊天,聊吃聊喝聊玩,就定了。”林兆华称张若昀为“小孩”,连用三个“特别”,“这小孩特别朴实,演戏特别自然,和大家关系也特别好。”

  张若昀因《无心法师》中的张显宗一角声名鹊起,像许多同年龄段的流量男演员,他上过热门综艺《花儿与少年》,演过网络热门小说改编的《法医秦明》,《九州·天空城》的“羽皇”让“妖艳贱货”成了热词,明年将迎来一部大男主电视剧《庆余年》……而《三姐妹·等待戈多》差点与他错过。

  “那天收工吃火锅,经纪团队给我汇报最近有哪些工作邀请:商业电影、电视剧……也有不错的本子和班底。团队觉得,我会对那些更有兴趣。无意间说起《三姐妹·等待戈多》,他们没觉得我会特别感兴趣。我说,‘等等等等,你刚说什么?’在那顿饭里,我一直在问,真的假的,靠谱吗,忽悠的吧,什么时候排,什么时候演?巨兴奋无比!从那之后一周,我一直追着他们问这出戏。”

  

  排练

  《庆余年》计划五年拍三季,张若昀和朋友开玩笑,“没想到能拿到五年固定饭票。当时我想,剩下时间要是可以经常去演话剧,再剩下的时间看有什么感兴趣的剧本,就纯凭兴趣出发了。正说着,这事就来了。”

  学表演的人都听过林兆华的名字,张若昀不例外,但他坦言“一知半解”,“我是电影学院的,我们班教员喜欢先锋戏。当时我看完《三姐妹·等待戈多》,说实话,一知半解。这次重看录像,也是一知半解。如果我不演,可能永远明白不了这个戏。”

  1998年,病榻上的林兆华突发奇想,把《三姐妹》与《等待戈多》做后现代拼贴。契诃夫笔下的三姐妹是名门之后,她们住在一个远离莫斯科的外省小城,过着死气沉沉的生活。三姐妹每日都满怀忧伤地眺望故乡莫斯科,梦想着有一天能到莫斯科去。贝克特《等待戈多》讲述的是两个流浪汉经年累月地等待一位名叫戈多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何等待,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要等到何时。《三姐妹·等待戈多》提炼出两部戏关于“等待”的主题。《三姐妹》是“对于美好明天的等待”,《等待戈多》里是等待那个“明天会来”的戈多。永恒的明天决定了永恒的等待。

  不过《三姐妹·等待戈多》上演后,旋即遭遇票房“滑铁卢”。能坐上千人的首都剧场最少的一场只卖出几十张票,这让原定30场的演出缩减到12场。林兆华后来总念叨,为这一部戏,他和舞美设计易立明,一人赔了一辆车。同样是林兆华作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期北京人艺热演《窝头会馆》,2009年首演至今一票难求。

  欺骗观众,不代表能欺骗自己

  在老版《三姐妹·等待戈多》,濮存昕和陈建斌演“戈多”里的两个流浪汉,又演出了《三姐妹》里玛莎爱慕的军官韦尔希宁以及伊莉娜的追求者土旬巴赫男爵。濮存昕说,《三姐妹·等待戈多》是“林兆华一次大胆而冒险的舞台创造,他要考验自己,考验我们演员,当然也是考验观众”。濮存昕的台词量是全剧演员中最多的,而且两个角色反差极大。弗拉季米尔是一个轻松幽默,时而深沉的流浪汉,而韦尔希宁则是陷入生活泥淖的苦闷的中年男子。这一次张若昀要扮演的就是当年濮存昕的角色。

  进入剧组第一天,林兆华要求演员们先做游戏,进行肢体接触,让彼此快速熟悉。张若昀说,“我在这个质朴的过程中找到新的东西。”说戏时,林兆华搭着张若昀,在耳边小小声说话。张若昀用好玩、年轻、很逗、慈祥形容林兆华,“表述简单,给的是大方向。他最新跟我讲的一点是,让我上场的时候先跟水玩,让观众知道水里有一个人要扑上来。每天在这儿,我觉得特幸福,前几天又特别丧,可能因为前几天一直在想《三姐妹》,这两天在想‘戈多’。”

  

  19年后重排《三姐妹·等待戈多》,林兆华想法很简单,“把这个戏保留下来。当年它不合时宜,票房不好,每场观众顶多四五成。”因为有了张若昀,林兆华不担心票房,但他依旧焦虑观众们的耐心,“我怕观众静不下心来看。艺术创作大部分都是兴趣。我已经很不错了,想排戏,还有人投钱。这是不赚钱的戏。”

  张若昀恰恰看中《三姐妹·等待戈多》不赚钱,“在话剧里,这个戏也是最不商业的一种,我完全可以卸开一切包袱,只专注于表演本身。拍影视剧,在我这个年纪,不可能太慢、太闲。可是如果一直满满当当的,我拿什么去演戏?演电视剧,很容易形成一个外壳,自以为会演戏,自以为在演戏,因为镜头能帮到演员的地方太多了,有太多人在帮演员抬轿子,这是可以欺骗观众的。但是欺骗观众,不代表能欺骗自己,一旦演员形成了这个壳,就被禁锢在壳里出不去。排练话剧,每天都有新的收获。累是可以承受的,不会磨损和消耗我,反而会让我更茁壮。”

  

  对于张若昀与濮存昕的比较,林兆华说,“艺术创造是不可比的,濮存昕就是濮存昕,张若昀就是张若昀,没什么可比的。”

  不过流量小生还是给《三姐妹·等待戈多》带来些许不同,由于张若昀紧凑的工作安排与年末紧张的剧场档期缘故,《三姐妹·等待戈多》没有在北京,而是选择12月14日上海保利大剧院首演。

来源:上观新闻
【关闭窗口】